« 上一篇下一篇 »

她的赤帝青阳轻变传奇,歌还没唱完

        怎么了?她正摆弄传奇我本沉默中的破山斩着一个拨盘,试图弄出点什么东西。我想可能是刚才拍得太猛了,——屏幕上一片雪花。试试切换到备份超载系统.克劳蒂娅建议道。她照办了,但静电杂点仍然存在。我得把它接到计算机上进行数据分析,丽莎说。两位女士等待着系统显示出最终的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她们被眼前的情形惊得忘记了呼吸:这是全频带干扰的信号。开启黄色警报。丽莎的话音里又充满了重新找到的热情,通知所有VT战斗机飞行员归队,并进入待命状态。明美的生目聚会本身就不怎么样,现在,情况越发糟糕了。然而,突如其来的黄色警报汽笛响彻了整个麦克罗斯城的街道。

        对瑞克来说,这不啻一道缓刑指令。刚才他带着自己的军团赶到会场的时候,饭店里已经挤得满满当当的了。除了几十名变形战斗机飞行员和明美店里的常客外,市长和他的亲朋好友也围成了一桌凑着热闹。有时候,瑞克总觉得栾市长对明美作了些秘密的安排,也许她将成为他计划的中心人物,或者成为一件向全世界释放的秘密武器。明美仍然穿着那身紫色的中旧传统紧身上衣,她像蝴蝶一般在一张张饭桌前穿梭,俨然成为了全场的中心。瑞克的迟到令她根生气,更糟糕的是,他忘了为她准备一份生日礼物:她很快注意到那枚崭新的中尉徽章,但才一转眼,她就注意到了害羞的麦克斯,没过多久,她就在他的吉他伴奏下唱起了歌。就连市长也没能帮上他什么忙。走过瑞克身边的时候,他还神秘兮兮低声警告他别让明美在他的视线中消失——看来他会被你的下士抢走哦,瑞克。——听那口气,几乎他瑞克可以影响得了她的行为和去向似的。瑞克立刻变得孤僻和郁郁寡欢,即使明美旋转着经过他的桌旁或是在屋子的另一头冲着他眨眼示意邀他出来共同表演节目的时候,他也依然一言不发。整个下午,瑞克都坐在温和醉人的低度酒旁边,眼睛盯着地面。然后,警报声终于响了。这时候,所有的飞行员都呷下杯里的酒朝门外诵去,只剩下明美孤零零的一个人。她的歌还没唱完。她的舞台也被战争夺去了。甚至连瑞克也不再纵容她的娇纵任性,他再也不会被她的天真和质朴打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