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还是在复古沉默手游传奇,他被流放之前

        如果您去的话,您可能那里有好私服找会遇到罗西,或至少那个考古学家杰奥尔杰斯库,我嚷道。也许吧,他奇怪地笑道,如果我和罗西果真在那里相遇,也许我们在为时不太晚之前就能汇合我们各自所了解到的情况。我不知道他说的之前是指在保加利亚发生的革命之前,还是在他被流放之前。但我不想问。没过一会儿,他却解释道,你们看,我是非常突然地停下我的调查研究。那天,我从巴赫科沃地区回来,满脑子是去罗马尼亚的计划。我回到索菲亚的家时,却看到一幅可怕的情景。他又停下来,闭上眼睛,我努力不去想那一天。我得先告诉你们,我有一个小公寓在伦斯卡亚·斯特纳附近。

        我出门买东西,我那些关于巴赫科沃和其他修道院的文章和书都放在桌上。回来时,我发现有人翻过我所有的东西,把书从书架上扯下来,还搜查了我的橱柜。在桌上,我那些文章上面有一缕血迹。你们知道墨水——污痕——书页是怎样——他打住了,锐利的目光看着我们,桌子中央放着一本我从来没见过的书——突然,他站起来,拖着脚又走进另一间屋子。我们听到他走来走去,挪动书本。我本应该去帮他一把,可我却坐在那里,无助地看着海伦。海伦似乎也僵在那里了。过了一会儿,斯托伊切夫胳膊下夹着一本大对开本回来了。他把书放到我们前面,我们看着他用一双苍老的手缓缓翻着书页,无言地向我们展示许多的空白页和书页中央的大图案。这里的龙看上去要小一些,因为书页较大,在它周围留下较大的空白,但那肯定是同样的木刻画,连细小的污迹都和休·詹姆斯的那幅一模一样,还有一处污迹。在发黄的页边,龙爪的附近。斯托伊切夫指着它,但某种情感——厌恶、恐惧——过于强烈,以至于他一下忘了用英语说话,Krv,他说,血。我弯腰近看。那褐色的污斑清清楚楚是手指印我的天。我想起了我那只可怜的猫,还有罗西的朋友赫奇斯,当时还有别人在房间里吗?您看到这个时怎么办?房间里没有别人,他低声说道,门是锁上的。我回来时还锁着。我进到屋里,看到这个可怕的样子。我叫来警察,他们到处搜查,至少——你们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