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悬崖的传奇私服佣兵传说,两边是两

        真可笑,庞德打破传奇金羊sf了沉默,起初我很怀念过往的那一切,我的士兵们,我经历过的那些战斗,还有很多很多别的东西。我现在才发现那些我经历过的事情是多么的疯狂,在一切都尚有希望挽救的时候,是我的一个错误决定毁一切,让更多无辜的人们白白丧命。 埃弗里点了点头,他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心情:我懂,我懂这一切的一切。 比福斯特悬崖逐渐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里,到达悬崖的斜坡路段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抬头望去,埃弗里看到前方弯弯曲曲的黑色之字形公路盘旋上升,沿着它就可以一口气直达奥特加德了。

         悬崖的两边是两条相距数百公里的磁悬浮列车轨道,粗粗的单轨车道从比福斯特悬崖顶端一路向下直达艾达海。埃弗里看到远方一列火车从南边急驰而来,如此之快的车速说明它现在肯定是空载——估计现在正有几百个君特机器人满载粮食水果在某个车站等待着这趟列车的到来。 说不定上头希望你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修整一下子?庞德上尉猜测道。 也许吧。埃弗里说,可能事情确实没他想的那么复杂,就是这么简单吧。 那么就从今晚开始好好让自己放松一下吧!好好的喝几杯,找个漂亮姑娘跳跳舞开开心。 埃弗里笑了,这不会是个命令吧,长官? 庞德乐得直拍大腿,大笑道,没错,下士,这是一个命令哦。 埃弗里把疣猪慢慢开进了丰饶星议会大厦的花园里面,通过一路的交谈他了解了更多庞德上尉的情况。他这么长时间来竭尽全力打击那些无耻的反叛者们,连他大儿子的婚礼和他第一个孙子出生他都没能回去看上一眼——他是多么的想念他们,在他眼中,他的亲人要比他失去的那只手臂珍贵无数倍。看着庞德上尉下车穿好衣服,戴好帽子,一丝不苟的整理着自己的服装,一丝深深的敬意从埃弗里的心底油然而生。 议会大厦的大厅里面到处都是衣冠楚楚的受邀者们:打着领结穿着燕尾服的男士们,穿着高领礼服的女士们——虽然这些款式的服装在地球和近地殖民地中早已落伍,但是它们在丰饶星的上层社会中却是刚刚兴起,正值风头。